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拿把刀子在手腕間一割再割
拿把針在眉心間刺出一道道痕跡
拿著白色藥丸細心數出一定的數量
拿著字籤在頂樓微笑張望著天空

直到白色磁磚映出一處處且緩慢的暗黑色
直到眼裡映滿了豔紅的液體
直到嘴裡塞滿了令人反胃的化學味
直到觀望的人群越來越多

然而 虛弱了 意識模糊了 頭疼欲烈 腳底發麻了
怎麼 心裡的傷痕卻還在隱隱逃竄出
於是 開始想阻止那漫流 那嘔吐 那墜落



笨蛋 這檔事有什麼好做的啊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