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有禮貌的,請原諒今夜我逕自掛上電話。
我想我是勇敢的,因為終於跟你說晚安,
跟你說晚安要好大好大勇氣,
因為很難再有機會說了;那是一次有so long味道的晚安。
再不能自由自在跟你談天說地,
我沒有辦法違背我的情感,止住我身體劇烈的顫抖,
哭得哽咽呼吸困難,不容易聽懂的濃重鼻音,我跟你晚安。
不要做朋友了,對我太狠,不要因為憐憫,
說我們還是朋友,你又不讓我笑裡含淚,
又要我跟你做什麼朋友??
其實一點也不希望你懂不能做朋友的道理,
當你明白,那表示你也身受重傷,我不要你也受折磨...
原來你很後悔遇見我啊!
真是好像早已奄奄一息的人還被從左側胸腔捅一刀,
不過,那個人她啊已經沒血流了!
好了!晚安,如果真的我們不該遇上,
那我們就不會再遇上;
如果我們真該遇見,那我們就仍能遇見。
我最想你懂我,你也是最懂我的...
我最最最喜歡的曾經好朋友。
終於...我找到我們的定位...
我跟你的明確關係...我該怎麼稱呼你?在最後...


本圖文來源為:YAHOO電子報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