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更換背景圖片(右上),隨機播放
-手機JAR電子書不再開放下載
-文章中的連結、圖片毀損請告知,以便更正。
-關於[檔案分享]請看小公告
更新緩慢,連絡方式:mikuoyu@gmail.com



警告:

以下內容皆為魔法界的黑暗內幕,連J.K.羅琳都不敢寫!她只敢在書中隱隱約約的帶過而已。看完之後會讓你對哈利波特的印象完全改觀,閱讀之前請三思……

******************************


這是距離現在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有一個又高又瘦的身影偷偷摸摸的出現在『蜂蜜公爵』的地窖中,他的出現如此安靜而突然,讓人覺得他彷彿是直接從地上冒出來的。

而事實上,他的確是從地上冒出來的。

那個身影仔細傾聽週遭的動靜後將活板門關好,灰塵滿佈的地面和門融合為一,完全看不出它的存在。
地窖裡堆滿木箱,那人躡手躡腳的正想從大門出去,突然間似乎聞到了什麼而停了下來。

「蟑螂串的味道!天阿,我愛死了小強體內那濃稠的白汁。」

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響傳出,那身影塞了幾包東西在斗篷內,隨即走出『蜂蜜公爵』。

現在是夜晚,月光照在那人的半邊臉上,原來是個非常衰老的男人。他的鼻子長而扭曲,淡藍色的眼睛從半月型眼鏡後閃閃發光,有著一叢銀白閃亮的鬍鬚。

那男人在活米村的街道上躲躲藏藏的走著,一隻小樹精放個屁都會讓他嚇的半死。
他到了一間破爛的酒吧前面,突然的回頭一看!發現原來只是隻黏巴蟲而鬆了口氣,接著他敲了敲酒吧的門。

「是我,快開門。」那人小聲的說著。

門微微的開了一條縫,豬頭酒吧的酒保從裡面窺視,確定了沒問題後連忙把那老人拉了進去。

「校長大人,你怎麼不用現影術過來呢?」

「我個人偏愛麻瓜式的偷情,這樣比較刺激。」

這個男人原來是阿不思‧鄧不利多,今晚是他跟情婦的固定約會,城堡三樓的獨眼女巫雕像駝背中的密道正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特地建成的。

但是今晚並不是個普通的約會,因為他有一件計畫要執行。

鄧不利多走向酒吧二樓的房間內,吩咐酒保去引石內卜過來,而且要幹的不露形跡。

「佛克使,我需要一個警告。」鄧不利多話才剛說完,只聽到一聲鳳凰鳴叫在空蕩蕩的走廊中迴響。

接著他打開房門,朝裡面已經坐在床沿的女人說道:「喔,親愛的小妮妮!」

那女人帶著一副大眼鏡,脖子上有著數不清的珠串,正是西碧‧崔老妮,不過這時候她還沒當教授。

「喔,可愛的小多多!」崔老妮張開雙臂,有如餓虎撲羊般的朝鄧不利多撲了過去。

「且不忙著親熱,我有一件大事要說。」鄧不利多推開她,繼續說道:「我叫酒保去找石內卜了,等等他來的時候妳就裝神弄鬼的唸這張紙條上的句子。」

鄧不利多拿出一張羊皮紙遞了過去,臉上神色非常嚴肅。「這很重要,關係妳我的一生幸福。」

崔老妮雙眼發光,伸手接過羊皮紙。

突然空中出現幾根羽毛飄落到地上,是佛克使的警告!

「石內卜來竊聽了……」鄧不利多在崔老妮耳邊悄聲說道。

門外果然傳來窸窣聲,崔老妮清了清嗓子後,開始用一種非常刺耳的聲音唸著羊皮紙上的字。

「擁有消滅黑魔王力量之人將降臨……出身於曾三次抵禦他之父母,出生於第七個月份消失之時……」

「喔喔,這是真正的預言阿!可惜只有上半段的,所以我必須把妳接到城堡中去保護,以免佛地魔為了要得到下半段的預言而綁架妳!」鄧不利多故意裝模作樣的大聲說道。

門外的石內卜只聽的心驚無比,他必須要把這件事通知他的主人,於是趕緊施展消影術離開了。『啪』的一聲過後,鄧不利多知道石內卜已然消失,他鬆了口氣。

「小妮妮,這樣佛地魔要綁架妳的消息就傳出去了,接下來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把妳接到城堡去住。妳喜不喜歡呀?」鄧不利多臉上掛著龍糞般的燦爛微笑,接著說:「我可以幫妳安排個占卜學教授的職位,妳只需要跟學生唬濫就可以了。」

崔老妮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凝視著鄧不利多的皺紋,突然低呼一聲,鑽向他的懷抱。鄧不利多右手摟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髮,然後……

今天夜晚,活米村的居民全部從睡夢中驚醒,因為一陣一陣的高分貝叫聲讓他們以為是尖叫屋的惡鬼又回來了;全村只有酒保才知道那聲音的來源。


隔了不久之後,鄧不利多秘密培養的間諜探聽到了一個消息:『那個人』正打算要去對付波特夫婦。

鄧不利多自然大吃一驚,沒想到他亂掰的預言會造成這種後果,於是他立刻去跟詹姆和莉莉示警,他建議他們快點躲起來。不過要躲開『那個人』並不是那麼的容易。

「詹姆,我考慮了很久,目前最大的勝算就是使用『忠實咒』。」鄧不利多的頭端放在火爐正中,熊熊的烈火在他顱邊燒著,他似乎不感到炙熱,正若無其事的和詹姆說話。

這裡是高椎克洞──波特家的房子,鄧不利多用呼嚕粉出現在波特家的火爐。忠實咒是一種極端複雜的魔咒,可以將秘密藏在一個活人,也就是守密人的心裡;鄧不利多打算自己當守密人,把波特的藏身處藏在自己心裡面。

只見詹姆沉吟不決,似乎在考慮些什麼。

「付現的話只算你一千金加隆就好。」鄧不利多眼見詹姆似乎快答應了,連忙說道:「你知道的,守密人會被佛地魔找麻煩,說不定還會有性命危險,只算你一千很便宜了!」

「好……」詹姆正要答應時,突然一個男人闖了進來。

「別被那糟老頭給騙了,老哥!」原來是天狼星‧布萊克,詹姆的酒肉朋友。

「幹!」鄧不利多低聲咒罵了一聲,但隨即恢復了慈祥又和藹的神色。

「老哥,我缺錢阿……我來當守密人,算你五百金加隆就好了。」

「你又怎麼了?」詹姆疑惑的說。

「媽的,蒙當葛那傢伙拿了幾包從麻瓜那弄來的魔藥,好像叫做什麼海洛英的,我吃了停不下來阿。」布萊克一邊說手一邊抖著。

「好啦,好啦!」詹姆不耐煩的轉頭對鄧不利多說:「我決定了,就讓天狼星當守密人吧。」


天狼星離開高椎克洞,正準備要前往霍格華茲找鄧不利多施展『忠實咒』,他跨上了一輛巨大的摩托車,『轟隆轟隆』的聲音響徹四周,接著摩托車飛了起來。

「阿,梅林的胸毛呀……我忘記跟詹姆拿錢了。」摩托車已經快要到霍格華茲時,布萊克才突然的想起。

正想掉轉車頭時,突然一道紅光從地面射來,正打在摩托車的車腹上。

「咄咄失!咄咄失!咄咄失!」

紅光接二連三的射來,又一發打在引擎上,摩托車冒出陣陣白煙,旋即降落在地面上。布萊克邊咒罵邊跳下車,只見到前方有一個矮小的人影朝自己奔來。

「彼得,是你!」布萊克吼道。

一個有著稀疏淺色頭髮的男人站在布萊克前面,水淋淋的小眼直盯著他瞧;正是綽號蟲尾的彼得‧佩迪魯。

「布萊克,守密人給我當!」蟲尾尖聲叫著,聲音像是老鼠的吱吱叫。

「你也缺錢嗎?」布萊克邊冷笑邊打量著蟲尾。

「我──我有我的理由……」蟲尾吞了吞口水,接著說。「總之,你不給我的當的話,我就把你的秘密抖出來!」

「我有什麼秘密?」布萊克嘲諷的說。

「海格的三頭狗,好像叫做毛毛是吧……」

布萊克的臉突然脹的通紅,怒道:「你給我閉嘴……」

「4P好玩嗎?」

「吼!」布萊克突然變形成一隻巨大黑狗,朝蟲尾撲去!

蟲尾嚇了一跳,連忙竄到那輛巨大摩托車後面,布萊克這一撲就撞在摩托車上,蟲尾探出頭來。「整整──石化!」

那條大狗瞬間四肢僵硬,倒在地上,只剩一雙狗眼在眼眶中害怕的轉來轉去。

「我跟麗塔‧史譏是好朋友喔。」

蟲尾這句話讓布萊克徹底投降。解除全身鎖咒後,布萊克和蟲尾一同騎著摩托車前往霍格華茲,鄧不利多很不爽布萊克搶他生意,所以什麼都不問的就施展『忠實咒』讓蟲尾當波特的守密人。


「主人,成了,我成為波特的守密人了……」

一個矮小的男人伏在地上,在前方稍高處有一張椅子,一個人影站在椅子後面,雙手扶在椅背上,他的手掌在黑暗中看起來就像兩隻蒼白的大蜘蛛。

「很好,蟲尾,把秘密說出來。」那個人影柔聲說道。

「主人,你知道的,只有那個方法才能讓我說出來。」蟲尾挑戰似的說,眼神中流露出害怕又興奮的光芒。

那個人影更不打話,伸手取出了一根魔杖,指著伏在地上的蟲尾。

「咒咒虐。」

一陣呻吟登時傳遍大廳,蟲尾舒服的在地上打滾。

「阿……阿……我的主人……請處罰我……」

「蠟蠟燃。」魔杖尖端噴出了一灘蠟油,全部淋在蟲尾身上。

蟲尾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該來的總是來了,蟲尾已經將秘密說了出去。

佛地魔王突然出現在高椎克洞,他冷笑一聲,決定優雅的先敲敲門。不久後屋內腳步聲響起,接著門打了開來。
一個有著一頭凌亂黑髮的男子從裡面探出頭向外張望,只見佛地魔王對他微微一笑。

「抱歉,我們不訂預言家日報。」

黑髮男子說完後就關上了門,緊張的朝房間奔去。

「莉莉,他來了阿──他來殺哈利了!」

「怎麼辦!我們還沒幫哈利保險……」

突然一陣高亢的咯咯笑聲傳了進來,緊接著大門被炸飛,佛地魔走了進來。

「莉莉,抱哈利先走!把全部財產都拿去幫哈利投保!走啊!快跑!我來拖住他──」

小哈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聽到某個人跌跌撞撞從房間跑出來的聲音、一扇門被推開、接著眼前綠光閃動,耳邊聽到咻咻聲響,額上一陣劇痛,接下來的事情就記不得了……


同一時間,倫敦的破釜酒吧中響起了一陣歡呼。

原來魔法世界的地下秘密賭場以哈利波特的生死為賭局,賠率是一比一千,賭哈利活下來的人高興的抱成一團,賭『那個人』贏的紛紛咒罵不已,甚至連之前佛地魔率領食死人在魔法界大屠殺時,那些人都沒有這麼的生氣。

一個戴高頂絲質禮帽的小男人──迪歌,甚至高興在肯特郡放了一場流星雨,這件事情在麻瓜的新聞中也有播出。

而這個時候,鄧不利多正將哈利放置在水蠟樹街四號的台階上,然後從斗篷中取出一封信,塞進哈利的襁褓裡。

「祝你好運,哈利。」他低喃著,急轉身,咻地一聲揮動斗篷,就此消失不見。

一陣微風將水蠟樹街雅緻的矮樹籬吹的摩娑舞動,街道寂靜整潔地躺在墨黑色的天空下,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發生任何驚人事蹟的地方。哈利波特在襁褓中翻滾,依 然不曾醒來。一隻小手緊貼在信封旁邊,他繼續沉睡,完全不知道他是多麼特殊,不知道他的名氣有多大,不知道他將會在幾個鍾頭之後,被德思禮太太開門放牛奶 瓶時的尖叫聲驚醒,也不知道往後幾個星期他會在達力表哥的戳擠掐咬中度過……他更無法知道,就在這個時刻,全國各地所有賭贏的人都捧著一袋袋的金加隆,用 一種刻意壓低的聲音說:

「敬哈利波特──!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完)



******************************



接下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啦,J.K.羅琳的書裡有寫。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夏彌赫
  • 不好意思,請問這篇前傳是翻譯羅琳的官方文章嗎
    我覺得這擺明了是同人惡搞
  • 回覆夏彌赫~
    這的確是惡搞阿哈哈哈

    白兔 於 2014/05/24 11:48 回覆

  • 芷芷
  • 這是真的嗎?我不相信!
  • 是惡搞啦,原文連結失效,補新的。看看就好哈哈

    白兔 於 2014/05/24 1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