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更換背景圖片(右上),隨機播放
-手機JAR電子書不再開放下載
-文章中的連結、圖片毀損請告知,以便更正。
-關於[檔案分享]請看小公告
更新緩慢,連絡方式:mikuoyu@gmail.com

經創作者本人同意轉載於此


作者:g○i○n○a芭  (我親愛的......同學)喂)
BLOG:自我流空間

-=-=-=-=-=-=-=-=-==--=-=-=-=-=-=-=-=-=-=-=-=-=

1.8

外頭的新聞快報即時傳送斗大標題:『「6874」,一個在17歲就開槍殺掉和自己同班的三名高中同學以及兩名教官的肄業高中生,今日正午正式槍決。以淚水慶祝的被害者家屬各個相擁而泣。
事情結束的第五年,心中那顆大石頭終於放下,多年來心裡的惡魔終究是讓司法繩之以法。』  
「有什麼願望嗎?」距離自己大約二十五公尺站了五位員警。我愣了愣,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願望。這五年的牢獄讓我成長了許多即便這種地方是人人嫌惡的 監獄,但我卻找到了我在外面所得不到的東西。這讓我犧牲了自己的前途以及其他的一切,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等價交換?不管再重提幾回的舊話我還是想不起來我的 人生到底需要什麼實際的願望...(可悲,我現在才覺得自己不是非比尋常的可悲。唉。)
「拜託!一分鐘就好!」細嫩的女聲自門邊傳來,像是在乞求警備人員的聲音。『那是誰?』我轉頭問眼前的五位員警,他們面有難色卻不得不表現得體、鎮定。
「朋惠,不是說過不能干涉犯人的最後行刑嗎?!這樣讓大家很困擾,你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嗎?」外頭守門的員警大聲的斥責小惠。
「警長...就像您常說的,當一個輔導人員除了輔導那群迷途的犯人外最重要的是別把自己的心跟著放進去」一旦放了就完了,即使犯人最後如何的改過自新他依 舊是犯人,不可能得到無罪釋放是同等道理。只是我違背了您的指示,我把自己的心放進去和那群迷途羔羊一起攪和。是,或許他們一開始是社會的敗類、是社會上 唾棄的人渣、過街老鼠,但是我願意接納他們!這是我自己願意的!」
「那你要我怎麼做?官司打了這麼多年,現在6874就要上了死刑臺槍斃,你又要像當初槍斃6358一樣有什麼話要說?你為什麼不去和外頭的被害家屬說他已經改過自新,讓他們給他多一個機會?!為什麼要來妨礙我的工作?!」
「我沒有要要求您讓他無罪釋放或是向家屬道歉什麼的,當初6358的事你們檢調單位自己沒有查清楚,現在官司重打又有什麼意義?!6358已經死了!被你們槍斃了!!」那現在我要求和6874多說句話難道又有錯了嗎?!你們為什麼就不相信我的輔導能力呢!!」
啞口無言,警長對於當初上頭錯判6358死刑一事感到懊悔,自己沒有在小惠反應的第一時間點內通報害得罪刑人6358含冤遭槍斃。如今雖檢調單位還在查明真相重新開庭,但是無奈找不到證據足以證明6358的清白,自己也很頭痛。
現在6874因為五年前的殺人罪就要送上死刑臺讓他再度見證又一罪刑人離開光明社會,他無奈又只能怪他們當初自己不學好淪落至此,就說地獄深淵也不為過。
「警長...相信我,我會給你你想要很久的,6358的證據。」小惠哽咽的看著警長。揮揮手,警長讓小惠進了刑場「把握時間。」



1.9

屏氣凝神,我看著小惠自門邊走進來。
「嗨...6874..」
『雖然以這狼狽的樣子和你見面是第一次,但也是最後一次了呢,小惠。』我苦笑。(真的不知道除了苦笑我還有什麼表情能做)雙手雙腳都固定在板子上頭,我渾身無力的看著小惠。方才的爭執我只聽到了斷斷續續的雜響,但我想她會進來必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
「6874...我知道你沒有什麼願望,因為你一直很茫然的看待沒有6358之後的日子。憲再我希望你擁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讓我朗讀6358臨刑前寫給你的願望信。」小惠哽咽,語帶保留的看著我的臉等待我的回答。6358臨刑前寫給我的願望信?那是什麼?
『快!快唸阿!!6358到底寫了些什麼?』迫不及待,我挺身向前做出掙扎的動作。警備人員迅速上前將我壓制在板子上,即使我的雙手雙腳都不能活動但看在他們眼裡可是膽顫心驚。
「那...我唸了...」
[6874,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已經不在了,不,不是可能,是一定不在了...
你知道嗎,當一個願意相信自己的人出現時,那份喜悅是多麼的龐大、可觀?我不願意和你提起往事的,你知道我一直以來都在迴避。盡管你不停的想知道我以往的 一切,我卻不敢表露自己原來是個多麼弱小、無能的人...那你..想必是看不起我。]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相處了一年的我們是如此的信任對 方,6358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心裡的驚訝大過於他紙上給的感動...[當然我知道,我們這一年來的相處讓我們是如此的信任對方,你一定對我剛才的話感到 失望...但那是因為我對你的在乎讓我不敢對你表明一切。][希望看在我對你的在乎以及你對我的信任,就別再計較小結了好嗎?因為我知道你一向是讓著我 的。]不爭氣,信裡透露著6358詼諧的語氣,我知道他想減緩我的緊張感;我知道他到死還惦記著我;我知道我現在就算是死也不會膽怯,因為我已經得到我這 輩子最好的「願望」。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對你說什麼,因為想說的話太多害的我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在我淚水潰堤的時候,你已經不在我的身邊陪伴我,我不怨你。因為在你即將 「走」的時候,我也早就不能在你身邊陪伴你...所以..彼此彼此囉.....]苦笑,都到了這個時候還硬要說些讓人發笑的話。
(6358..你要我怎麼能不愛你呢?)[最後的最後,我真的..要說再見了。謝謝一年來的戀情,謝謝我們都能這麼的愛彼此直到雙方死亡。]
「是最後一句話了,6874......我愛」『我愛、我愛你,6358。再見了,小惠。』

槍響。



2.0

「證人邱朋惠,將證據一、二呈上前方並朗誦。」法官洪量的聲響回盪在法庭內。
「申報證據一為受刑人編號6358在牢獄內一筆一字寫下信件內容。二為其父親之回信。其時間點為四年前,大約是受刑人臨刑前一個月。」
小惠精神的唸著自己整理的文案上的內容。
「父親:你要的一切不過就是這麼回事?這一回有我,下一次又或許是母親易或是其他?人,只需要錯一次,不需要錯第二次。」
「回應受刑人編號6358的來信,其父信上內容為:子卓:有你這個兒子是挺不錯的,只是你沒這個命能享福。能做一件報答你老子的事,算是你的榮幸,下輩子記得別再當我兒子,除非你還想再死一次。」冷靜,小惠的臉上蒙上一層霜。

 



「6358,那場官司算是我個人替你達成的小願望...希望你別見怪。」捧著白瓷小甕,小惠蹲在地上。看著那個與他們分享過的回憶隨著火苗消逝。
鹹鹹海風吹上「這是你們提過的,還記得嗎?要一直眺望著海邊的美景,擁有世界上最美麗的日出和夕陽,兩個人一起。」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她抱頭痛哭。「說好不哭的、說好、不哭的...」白色裙襬浸濕著淚水,他手裡捧著白瓷小甕喘息。
「我辭職了,輔導的工作。記得嗎?我曾經說過的,等到自己遇見了一件讓自己畢生不後悔的事就會辭去這纏人的工作...」是你們,讓我對這個工作無怨無悔...是你們陪伴我這七年的日子,現在,是該讓大家都自由的時候了?」

黑色的殘削在空氣中飛舞,隨著小惠的淚水迎風飄揚。

 

 

 

 

 

<完>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宇
  • 果然是壓軸!感人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