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更換背景圖片(右上),隨機播放
-手機JAR電子書不再開放下載
-文章中的連結、圖片毀損請告知,以便更正。
-關於[檔案分享]請看小公告
更新緩慢,連絡方式:mikuoyu@gmail.com


經創作者本人同意轉載於此

作者:g○i○n○a芭  (我親愛的.....同學)喂)
BLOG:自我流空間

-=-=-=-=-=-=-=-=-==--=-=-=-=-=-=-=-=-=-=-=-=-=
6874第五篇段落數分節太多所以上半段章節為4.5
下半段章節為5
                               ----芭
=-=-=-=-=-=-=-==-=-=-=-=-=-=-=-=-=-=-=-=-=-=
1.4


  「太偏心了吧,老師?」5981一臉不滿的舉手發問,看著台前的老師。「課堂」是我們這些年輕獄友必須接受的課,那是延續作案前的課程,畢竟政府規定的基本教育不可免去。
「5981,有什麼問題嗎?」課堂老師是名喜歡晨跑的強壯的中年男子,身旁的警備人員也和小惠身邊一樣有四名。
「不能因為6874剩下五天你就這樣不點他吧?不是講求公平嗎?這樣哪裡來的公平啊?!」激動過度的5981起身拍桌要老師給個交代。場面安靜了約三十秒,我這才發現了大家的目光都轉移到我身上,看來5981那傢伙在我死前還是不肯放掉我的屁股,可笑。
「既然你都站起來了,那就由你回答這堤證明題,5981。」帶有譏笑意味的老師看著功課素來不好的5981。他面有難色,我倒是落的輕鬆的看向窗外繼續回憶我的「風光日子」。
  距離方才的「事件」已經過了十分鐘,但5981居然還愣在台前。我起身走到台前拿起粉筆寫下答案後就儘自離開教室。
老師走到5981旁邊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如果6874還需要學習這種小兒科的課程我就會自動點他起來,不用你雞婆。況且這和他剩不剩下的五天沒有關聯。 即使之後你剩下一天我還是會點你起來的,5981。」受盡屈辱他抿唇不住顫抖的瞪著板上的證明題,卻一句話、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剩下五天,監獄安排我會見小惠的時段多了,讓我回憶起6358的日子也多了。
「早安,6874。」小惠依舊露出她一貫的笑容迎接我。
「早安,小惠。」我和她提起了剛才課堂裡5981的糗事,她笑得合不攏嘴...好久沒看見小惠那開懷的笑容,自從6358離開後我們兩個多少都有了些微改變,只是回憶起那時候的歡笑更是讓人難過。
「6874,『會客』。」外頭的獄監透過輔導室的窗口傳達口信。
「有訪客...6874...你要『會客』?」小惠眼泛著淚光的緊握著我的手,不可置信...五年來,從來沒有會客機會的我..居然在臨死的前五天讓人想到我?(太可悲)
  『小惠...我能不能拒絕會客..我是真的怕了..』本來什麼都不怕的我在臨死前面對什麼事都開始怕了起來,怕回憶、怕就寢、怕會客,什麼都不能勇敢面對...
「還是..我去幫你看看會客的對象是誰?」顫抖的聲音透露她興奮的情緒,緩慢抬頭我吞了口口水。
  

1.5

  『為什麼要來?』手拿著話筒,心涼了半截。
『是那種來看好戲的來給我送終,還是這幾年才感覺到對自己的良心不安?噢..我想應該是前者。』諷刺意味很大,我透過壓克力板直視他們的臉,那兩張我看了 十七年的臉。提了一籃水果,就好像是到醫院探望病人順手在樓下買了一籃水果一樣的隨便。我根本不想知道他們來這裡做什麼,即使我多麼盼望有人來見我,但就 只要不是他們,誰都可以。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會客居然是見到我這輩子再不想見到的兩個人。他們沒有劇本上看來的消瘦,卻有意外的福態,我該說什麼? (噢,或許到嘴邊的話是『你們怎麼不去死一死?』之類的話?大概。)
  「這...這幾年,過得好嗎?」她怯怯的問著。
『沒有你們什麼都好,只要沒有你們。』不客氣,我只是表達我心裡的情緒。
吃驚的神情感覺上我不該是說出這樣的話。也是,從小到大應他們的要求當個表象的乖小孩,是我受夠。不夠瞭解彼此的家庭只會讓人看起來更空虛。全是一些請求 賠償或是其他家長的漫罵信函,這幾年來我在獄裡收到的信就是那些,不過也總比接到補習班的信函和連環CALL來的好我認為。
  我過得很好只是不需要由你們來關心,心裡應聲吞下這句話。轉頭我搖頭看著隔門上透明板後的小惠。
會客時間還有大段,只是我堅持不住。小惠走出隔門幫我把手中的話筒掛回原位,警備人員帶我回輔導室留下小惠一個人和他們對談。
明天就要和那些獄友隔開分別住宿三天,最後就是進「靶場」槍決。
殺人在靶場,被殺還是在「靶場」,該說是報應?面對眼前四個警備人員,心裡複雜。一樣的起跑點,他們當了警備,而我成了犯人...要說哪裡出現了分歧,我 想大概是因為家庭因素?還是那只是我的個人藉口其實是因為個人因素?我也想成為社會的棟樑,我也想為這個腐敗的社會盡一份心力...只是那是入獄前的想 法..入獄後聽到了獄友們的故事,才更清楚的知道社會隱藏的黑暗面。我不想知道他們背後說的故事是不是隨口胡鄒,但至少或真或假也還有6358的案例。趴 躺在輔導室的桌上等待小惠,腦中想起剛剛他們震驚的表情...我動手拿了桌上的紙張和原子筆寫了封信函。

1.6

  三天下來,規定內已經沒有辦法進行會客,我心裡面繫著那封信函、輔導室的小惠、掃除的歐巴桑和其他獄友。
她幫我了很大的忙,事實上她要我以平常心去會客,在她告知我會客的對象時。
「如果撐不下去就搖搖頭,我會幫你回絕掉的,好嗎?」細心的為我著想,很多話我說不出口,透過紙張傳遞或許會更好。
  歐巴桑在這些年來陪同我和6358的日子還有開天窗大聊、大笑的日子。我同樣說不出口,很多時候,她比我親生母親更像我的母親。雖然獄裡會檢查每一個犯人寫的信函再做出寄出的動作但我不在乎,至少小惠和歐巴桑能收到我心裡對她們的感謝和祝福..這樣..就夠了。
  我另外寫了一封滿滿的感謝給較深交情的獄友,裡頭盡是這五年來大大小小蹲苦窯的辛酸和勉勵,畢竟有些人像我一樣,只有「走」一途,但卻有些獄友能有「出去」的機會。那是我們的共患難、是我們培養出來的義氣和情感。
獄監看著我動手寫著信直喃:「從來沒看過像你這麼重感情的犯人。」我苦笑。或許是因為在牢外我感受不到他們這群人給我的那份情誼,至少我認為他們的感情比外頭那些仰裝成菁英份子或是模範生的自認知識份子都來的真實。
  叩叩叩。「明天早上八點。」獄監透過窗口說。同時我拿了三封信給獄監要他分別在檢查後交給小惠、歐巴桑和獄友們。監獄裡比我想像中的來的寬容,即使我們是社會的毒瘤他們仍舊不會用鄙視的眼神看我們,這就是給我們最大的安慰。
  終於真的到了最後一天,我決定心平氣和的對待「死亡」這件事。

1.7

  [昨天那麼慌亂的樣子都讓你看到了...我..很膽小、很沒用吧?]他難為情的像個告白後掩著面的害羞女孩。
我看著他瘦弱的肩膀,難過的抱著他,仰裝出一付不以為然的表情說:『面對這件事...不害怕、不膽小的人才叫做奇怪吧?』打哈哈的語氣,我想舒緩他的心 情。[真的?......我還以為,你會為了這件事被我嚇著了..]他的個性很溫馴,從來不喜歡和人爭名利。從小到大就沒有什麼成就,在鄰居眼裡是乖巧, 在母親眼裡是無能,他不能做什麼,只能做父親的替死鬼。他的細心和溫柔在很多小地方都看的見,在獄裡的第一年「寢室」裡的東西都是他在為我打點,除了勞動 時間和其他明顯規定外基本上我的生活是倚賴著他,他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好戀人、好伴侶。
  特別隔離的那天早晨,他摸著我的頭[我走囉...好好照顧自己,好嗎?]我坐直身子,顫了會看著他。但我明白自己不能露出難過或是不捨的表情,因為他的心裡一定比我還要難受......
『嗯...』默默的點頭、默默的目送他讓獄監帶走,只是那當下我多麼想緊緊擁抱住他,我多麼想央求獄監別帶走他、我多麼想把真相告訴小惠、我多麼想讓這一切重頭開始?只是我不能(再多的想法湧上心頭我還是做不到,我想回過頭問自己為什麼這麼孬?)
  所有將被執行槍斃的受刑人在槍斃錢都能說出自己的願望,假使社會方面有辦法替你達成基本上都會實行。我想知道,我想知道6358當時的願望是什麼---
「走了。」隨著獄監的聲音,鋁門打開了。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