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更換背景圖片(右上),隨機播放
-手機JAR電子書不再開放下載
-文章中的連結、圖片毀損請告知,以便更正。
-關於[檔案分享]請看小公告
更新緩慢,連絡方式:mikuoyu@gmail.com


經創作者本人同意轉載於此

作者:g○i○n○a芭  (我親愛的.....同學)喂)
BLOG:自我流空間

-=-=-=-=-=-=-=-=-==--=-=-=-=-=-=-=-=-=-=-=-=-=

1.1

  「你、你在做什麼?!」他慌亂的臉佈滿了汗水,瞳孔瞪大的看著我手裡的槍。『阿?』歪著頭,我從上方俯視著他曾經對著我口出狂語,用這張囂張、 跋扈的臉孔。咀嚼口裡的口香糖,我吐了口口水連同無味的口香糖在他臉上。手握著比一般教學用步槍稍重一些的軍用步槍,槍口確實的堵住那男人的太陽穴。『是 這裡,這裡、還是這裡好呢?』自太陽穴開始移位,眼窩,嘴巴。將槍管放進他嘴裡,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口水毫無制力的從嘴角流了下來,滴在他腳上。
  『哦...對了...記得上次...』他的汗水直挺的自眉間流下,我好心的替他用食指將汗水從他臉上抹去『上次...是你屋賴我作弊的,是吧?』『我 可沒打算集滿三支大過,你倒是好心的幫我蒐集,是吧?』將濕熱的汗水靜靜的抹擦在他的袖子上。油膩的感覺讓人覺得噁心,我在他面前做出作噁的動作以表示我 對他的噁心。
『還有之前那支大過和那幾堂曠課倒是讓我難堪不少,你說是吧?』
「什、什麼大過?!」大概是驚嚇過度沒辦法做出反應的他完全想不起自己對我做過哪些事『暑假期間發下通知單告知家長那是幾堂再重要不過的正課所以需要收取 一筆不小的費用,結果...不過就要我們自習罷了,你的良心還過意的去嗎?啊?』快速的拉開保險,朝遠處的同學補了幾槍。砰砰!
很快地,一股濕意從他腿間流下。『既然是自習我想也沒什麼重要所以就自動放學,結果換來的是你這傢伙給的大過和曠課?!』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阿你?啊?』左手,砰!彈孔的痕跡清晰的印在他的左手掌上頭。
「阿阿啊--!!我、我的手啊---!!」歇斯底里的吼叫讓其他躲在遠處的同學露出害怕的眼神,卻不敢吭聲。『哦...對了、對了。』他猛然抬頭,深怕我又想起了什麼。
『別怕、別怕。不過就是些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被你記過而已,沒什麼阿,是吧?』我以幽默輕鬆的口吻回答他的表情變化,他惶恐的雙眼看著我,那種眼神蘊含 了兩種意思,一是可恨自己明明是個老師卻被學生如此無理的羞恥對待;一是明知我想殺他卻又手無搏雞之力的無法反抗自己死期的恐懼。但是這些我都不在乎。
誰在乎他的死活?剛被殺的四個人都沒怨言了現在哪還輪的道他說話?
一個因為己利的老師怕事蹟敗露而記學生大過和數十堂曠課,拿出「未參與重大集會」理由來讓我的成績受到無理對待的爛人又有何資格要我檢討改進?我想他不配。


1.2

  喀拉。  刺耳的拉保險聲從後頭傳來,右手的槍管指著爛人的額頭,另一手則頭也不回的對準後頭『我還沒把話說完...你插什麼嘴?』砰! 槍聲,後頭尖叫聲四起,我轉了轉我的脖子,讓筋骨舒展一下後再補他一槍右肩膀。
『早該這麼做了。』直挺的盯著他哀號的臉孔,我將方才被打斷的話重來了一次
『明明當天就很頭痛了,還不讓我請病假...原因居然他媽的是要有醫生證明我頭痛?』
『都還沒去看醫生哪裡來的醫生證明?你是智障還是白痴?啊?』槍口的金屬確實的敲擊在他的太陽穴,低頭部開口的眨著眼,他像烏龜一樣的縮頭躲避我那輕微表 示不滿的攻擊,但看到他的反應更讓我心中燃起一把無名火。不顧力道的我舉起右臂拿著步槍握把處在他的太陽穴用力敲擊發出鏗鏘一聲。斗大的血珠開始滲出,漸 漸的像細小河流般留下一條美麗的鮮紅色。(想想原來這人的血是紅的不是黑的阿?)
背後傳來小小驚呼聲,我得趕緊解決這笑面虎。
『看來一支小過帶給你的代價還真不小阿?』語帶挑釁的我奮力舉槍指向他的下體『為了不讓我們彼此都浪費太多時間...我看這槍就先讓他做個了結?』賣力的 搖頭表達他的害怕和拒絕,該怎麼說?都到了這個時候我怎麼可能會放手?實施計劃的原意就是不管殺了多少人終究是槍斃,不是嗎?多幾個是賺到,少幾個就划不 來。前面殺了..我數數,兩個跟班、兩個輔助教官,剛剛還有一個跟班,五個?這邊...還有一個笑面虎,六個。
『那看來時間是差不多了?』『跟著我慢慢數?3、2...』


『濺血的快感和血液的溫度就是和平常割腕的感覺特別不一樣,果然是現場最臨場感。你說是吧...老師?』


『1。』


砰。

 

1.3

  {被告17歲高中生楊儒庸因犯下殺人罪嫌而遭起訴,遭殺害人員數一共是三名高中同學和靶場的兩名輔助教官。}
{傷員一共是在場遭受驚嚇的兩百餘名高中生和一名遭到流彈波及的輔助教官以及重傷的班導師一名。}法官洪量的聲音回盪整個院廳內,我雙手反銬在後,一臉輕鬆態。
後頭是我那不成材的父母以及親友團稀疏幾位,基本上已沒看過的居多,感覺上就像是喜宴會場來騙吃騙喝的遠方親戚一樣的不顯眼,只是今天的氣氛和喜宴會場不太一樣。但是我不在乎。
  另一邊歇斯底里的婆婆媽媽們就像街坊鄰居一樣的面孔,他們的嘴裡吼著不外乎就是「還我兒子!」、「你怎麼能這麼狠心!」等等之類的話,只是我總是再 想,那太太你在兒子還活著時怎麼不把他關緊一點要出門來讓我殺?這不就是你的錯嗎?上酒家玩女人的兒子你還想他有什麼出息?我不就是幫社會拿掉了幾個敗類 罷了,何必這麼慌張?
只是我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外頭的頭條到底把我寫得什麼樣子?是不是就如我預期的那樣?「瘋狂高中生舉槍掃射同儕!社會風氣敗壞!我們的學生怎麼了?!國家未來的棟樑怎麼了?!」是這麼樣聳動的標題嗎?是嗎?
期待阿,我這個「瘋狂高中生」期待阿!!
  劇本唯一不同的地方...我想...就應該是那該死的原告吧,我想。媽的,早知道要多開幾槍,幹,那個人渣!
  「法官大人!我希望盡快將他處以死刑!像這種社會上的毒瘤、害蟲就應該儘早除掉!」
{請注意您的發言,原告先生。}
「抱、抱歉,我只是忍不住我那激動的情緒...」略帶嬌嗔的聲音主人是一名左手掌和右肩膀包著厚重紗布還有下體處得依靠輪椅代步的中年男子。
滑稽的包紮和輪椅豋場,即使心中就算不爽他狗運沒死,不過也和廢了沒兩樣的娘,心情上多少也得轉換一下,哼哼。
『怎麼,免費幫你做了點變性手術不知道您還習慣嗎,老、師?』略帶諷刺的語氣讓我龍心大悅的看著他一身「裝扮」。
繼殺人罪名後,我多了項犯案後仍舊不知反省、悔改的罪名。(酷!)
是,我想的是挺樂觀,不過就是吃幾年免錢飯而已?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