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5 更換背景圖片(右上),隨機播放
-手機JAR電子書不再開放下載
-文章中的連結、圖片毀損請告知,以便更正。
-關於[檔案分享]請看小公告
更新緩慢,連絡方式:mikuoyu@gmail.com


經創作者本人同意轉載於此

作者:g○i○n○a芭  (我親愛的.....同學)喂)
BLOG:自我流空間

-=-=-=-=-=-=-=-=-==--=-=-=-=-=-=-=-=-=-=-=-=-=
07/05更新

急於修正,有多處瑕疵,抱歉。
弱掉了。      慘慘慘,6874脫離了軌道(無言)。
(加倍努力導回正航中)     增1.0
                                                                                    
                                                                               


-=-=-=-=-=-=-=-=-=-=-=-=-=-=-=-=-=-=-=-=-=-=-=

0.8

  『不想、不想死......』我哽咽著,右手緊握著掃除歐巴桑的手,左手壓揉著不爭氣的淚水。
她抱著我,不發一語的等我的淚水止住。『剩下七天...就七天...』頭靠在她肩上,她就好像我母親一樣的輕拍著我的背。
自從我入獄以來,從來就沒有人來看過我,會客時間我總是期待著有人能想起我,想起曾經不這麼壞的我...
只是如今過了五年,我的期望變成了失望,想法從他們並沒有多餘時間能來看我,過些時間或許可以,變成了他們就算不來看我我一個人也能堅持下去,我並不需要他們那關愛的微弱眼神......只是..其實,我很需要。
  我喜歡靜靜的看著小惠陶醉在鋼琴樂的神情,我喜歡獄友們一起做勞動服務時打鬧笑罵的時間,即使我們曾經是那樣的壞,但我們也抱有夢想,誰又喜歡做那些 讓社會大眾唾罵的的事呢?我們只是曾經想不開的一群毛孩子,但那也只是曾經...沒有人想認真了解我們,除了小惠和掃除歐巴桑。女性的力量帶給我們很大的 安慰,除了既定的輔導時間,我們也喜歡聽掃除歐巴桑說說她的人生經歷。
也許因為她比我們都還要年長的關係,年輕獄友們都喜歡找她說著自己的故事,該說她和小惠誰的輔導搶手,我看各有千秋。
  還記得我剛進監獄的那年,即使充滿傲氣仍舊被年長的獄友玩弄,像隻落入虎穴的小雞一樣的傻氣。不管如何表現的不受侵犯、高高在上,在這裡我只能活受股間撕裂的痛苦,卻連個悶都不能一吭。
  那時候我有個很要好的同寢室獄友,他是6358。個子小小,看起來只有16歲,身高160公分,和175公分的我差了一個頭的高度。他的嬌小模樣讓在 我進了「寢室」時愣住了。他看起來就像女孩子一般纖細,有著一頭俐落的淡褐色短髮和一雙大眼,就像個洋娃娃一樣的惹人憐愛。
那天起,我放下了對監獄的矜持,和他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說來諷刺,人生中的好友居然必須在監獄裡遇上,或許是天注定也不一定。
我好奇,像他這樣的人怎麼會進了這麼骯髒的監獄?究竟是什麼罪行讓他必須進到這裡?雖然明白每個獄友都不喜歡再提及過去,只是唯讀他,我想明白究竟是為了什麼......



0.9
  
  「你好。」、「你早。」,問好的聲音此起彼落,我看著那些獄友各個對6358恭敬的模樣有些不習慣。
走在他身後,雖然顯得較高大,但地位卻相對的變得矮小。已經是進了監獄的第二十天,受盡了所有的汙辱,我的膽子像是縮水一般面對任何事物都不再大膽,不像以前一樣的逞強,更不像剛進獄中一樣的好強,「收斂」是我在這裡學到的第一件事。
  他是台灣某幫派大哥的私生子,即使他看起來真的不像,但他犯下的罪確實讓他得到了「無期徒刑」的判刑。
他是獄中遭判刑無期徒刑裡最年輕的犯人,光是知道他的來頭,我就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好友的關係瞬間拉遠......
事實上本應是送到少年監理所,只是我罪行重大,且並非無行為能力人,故法律無法饒恕。他是個好聽眾,不會有任何替我打抱不平的舉動,只是靜靜的接受我的抱怨和難過,或是替我擦淚水那類的動作。我真的,很依賴他。
因為聽多了獄友的傳言,我每看見掃除歐巴桑總有股涼意想趕快離開她視線,但因為6358,我認識了傳說中的掃除歐巴桑。原來,她是個願意提供我們這群迷途羔羊見解的好阿姨,只是有時候粗俗的個性會讓人對她退避三舍,其實她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婦道人家。
自那天起,到了6358的輔導時間或是勞動時間我便去找阿姨聊聊天,讓她聽些我的煩惱(畢竟有些事還是很難對小惠啟齒)。漸漸的,變成一種習慣,我熟識了任何有關6358的一切,他讓我對他難以忘懷,直到宣告他死期的那刻,我才明白,他對我到底有多重要。


1.0

  『什、什麼時候要走?』不自然的語氣透露著我的不安情緒,他發覺了。緊摟著我,要我別想太多,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竟從血腥暴力、不知變通的火爆浪子變成了一個懂的用心去感受別人心思、心情的多情份子。我想,都是因為6358。
還有十五天,在判決下來的那天算起,我們能夠相處的日子只剩下十五天。距離我進了牢裡已經有一年的時間,從那天起我和他幾乎是形影不離,是獄裡公認的「情 侶檔」。得知了他剩下不多日子的老前輩3714為我們見證了愛情,替我們舉辦了簡單的典禮。自那天起我們每天都待在「寢室」,一刻也離不開的不停做愛,除 了該有的集合勞動時間、輔導時間、三餐,為了溫存、也為了讓我擁有回憶。自從讀了那充滿惡臭的男校,我獨恨自己的際遇和家庭,卻從沒想過自己會和男人相 遇,甚至是相愛。但現在的我卻慶幸著這一切的一切(也許對那些被我殺了的人和家屬不公平(何謂公平?)但我真打從心底慶幸他們的死帶來我們的相遇)。我滿 腦子想的都是他即將的離開,還有他為了什麼進了這裡受牢獄之災......我在等,等他願意開口向我說明的那天到來。
  「6874?」小惠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阿,嗯?』我回神,看著一臉難過的小惠,想起掃除歐巴桑將我帶到小惠的輔導室。「在想他嗎?」悲傷的神情掩 不住,我隨著小惠的表情,心情起伏大了起來,難過的日子侵襲著我,就像當初剩下七天可活的6358一樣惶恐『小惠...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阿..』淚水爬滿了我的臉龐,我想到因為遲來審判而枉死的6358、想到快死的自己、想到掃除歐巴桑、想到眼前的小惠、想到這五年來陪伴我的獄友...也 許這種想法很孬,也許這種作法和當初拿槍掃射同學以及教官的我背道而馳,但我卻害怕這種感覺...這種不像自己的感覺。她站起身,狠狠的給了我一個擁抱, 後頭的警察人員各個蓄勢待發的盯著我們。我的淚水因為她而潰堤。
回到了寢室,我看著自己的床位,看著曾經是6358的床位,難過的躲進被窩裡,等待時間讓自己度過這剩餘的六天生命。
  [我是替死鬼。]他笑著對我說,就在他準備要槍決的前七天,口氣裡完全沒有一點玩笑意味。『什麼?』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其實我根本沒有殺人。那次的槍擊案我也根本不在現場。]他一手拔著草,一手抹著額頭上的汗水。我愣了一會,直到領班罵人才又開始動作,這時候6358和其他人的籃子裡早就推著滿滿的雜草,只有我的籃子裡裝了稀疏的雜草。那天晚上,我沒有飯吃。
[喏,麵包。]他偷偷的將晚餐的麵包塞給我,帶著那純淨的笑容。[想繼續嗎?今天早上的話題。]他踢了床被,看著猛啃麵包的我。點頭如搗蒜的看著他,嘴裡 滿滿的麵包讓我說不出話。他微笑。[兩年前,母親告訴我父親其實就是地方上有名的黑道份子。當時她帶著我到父親的住處期望父親能因為私生子的我而給她一個 名分。只是父親當時為了一樁槍擊案搞得烏煙瘴氣,根本沒時間去搭理母親。]他的眼神充滿寂寞,我緊摟著嬌小的他在我懷中。[當他注意到我的時候,是在槍擊 案引發社會新聞頭條的第五天。警方還在追查最後一名逃犯,但那名逃犯就是我父親,他自己當然不可能出面。所以這時候他想到了我。][他要我代替他去自首, 他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我,他也答應了會給母親一個名分,甚至在獄裡沒人會動我一根汗毛。我成了他的代罪羔羊,一個素未謀面的父親一見面便開口要我替他去 死......]剩下淚水,他承受了一個計畫槍殺某國會議員的集團首腦角色,上了他人生的死刑臺。[不想死...我不想死阿阿阿!!!6874!!!]發 紅的手指關節緊抓著我的手臂,緊繃的牙裡滲出血絲,他瞪大著雙眼央求我救救他。平日溫柔的模樣不復見,退去黑道份子私生子的身分他也只是個年僅16歲的倒 楣男孩。諷刺的是,讓他成了這副模樣的,推他上台的人正是他的親生父親......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