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創作者本人同意轉載於此

作者:g○i○n○a芭  (我親愛的.....同學)喂)
BLOG:自我流空間

-=-=-=-=-=-=-=-=-=-=-=-=-=-=-=
0.5

  人只要一旦有了目標做起事情來就會更帶勁...其實..仔細想想這件事還挺有趣的。
很多事情如果不親自嘗試是感受不到那其中的樂趣的,況且又是那麼有趣的事?何樂而不為呢?我問著自己。
姑且再不提是為了他們還是為了那個幾近腐爛的家,我想明白新聞上那些殺人犯所體會的樂趣,到時候再來懊悔說不定還能有個嚐鮮的機會。
好吧,我想我不光是為了我自己,還有為了能夠中止這種家庭,也為了能夠終止他們這種愚蠢的行為。
暴發戶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那些事後自以為富裕後做出的行為,那才真叫做愚蠢。
  學校裡頭的軍訓課程敎會了我們舉槍以及臥倒的各式訓練,我想那並不困難,我應該要好好思量這件大事才是。
現在已經到了第五梯,再二十四梯就輪到我上場大顯身手。左邊一個、右邊兩個,現場有三個指揮官。
我的靶位在右邊倒數第二個位置,假使左邊那名指揮官想來阻止我的行動從發現到從最左邊的靶位跑步過來的距離大約需要十秒,我盤算著這一切,綽綽有餘。一個人只有五發子彈,靶紙的位置、距離、射程大約有二十五公尺。
平日的我就算是在學校裡隨便應付,五發裡都有四發會中,這種距離我不到三公尺的大目標我是不可能會失手的。
讓我想想,三個指揮官...似乎是不怎麼樣...
轉頭看向跟班一號,早八百年前就和他父母槓上,老死不相往來的陌生人,似乎沒有活著的價值?反正他也沒什麼朋友。
跟班二號阿...標準的乖小孩,在他媽面前乖的跟什麼似的,但是他是單親家庭...算了,就當後補吧。
這樣盤算起來也只有四個人,假使要來一場大陣仗似乎也不是難事?反正這裏的槍枝這麼多把......
再多幾個吧...我想,事情盡量鬧得越大越好,反正如果被抓到不都一樣是死刑?那多找幾個替死鬼下海一定比較划算。我心底不停盤算著。
跟班三號是個孤兒,平常不定時的住在各個女人的住所,似乎也是個挺不錯的目標?哈哈。看來我身旁的人似乎都死不足惜?
看來,這情勢是越來越有趣了...哼哼..


0.6

  「第十三梯次準備!」頭戴著黃色頭盔的指揮官朝著準備區喊著。我此刻的心中充滿了不安以及期待。
先來想想結果吧,要是不幸被抓到了,新聞和報紙的版面應該不小吧?標題應該是「瘋狂高中生舉槍掃射同儕!社會風氣敗壞!我們的學生怎麼了?!國家未來的棟樑怎麼了?!」諸如此類的聳動標題應該很屌吧?哈哈!
好吧,假使說真的不幸失敗了,那也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是去吃頓免錢飯,再不就被槍斃(我想的可真開)!至少對社會造成大震驚,父母應該也難以推究責任吧?真想看看他們那副驚嚇的臉孔,肯定很滑稽!
假使成功的話...我是該躲起來看那些聞聲趕到的人的滑稽模樣呢,還是說要義正言詞的坦承這一切都是自己所為,當個英雄呢?看來選擇還挺多的,我得想個完美的計畫來實現這個「理想」才是,哼哼。
轉頭看著在後頭打盹的班導師,想起上回他對我的言語羞辱...(這筆仗我還沒算呢..),反正現場現在是槍聲四起,他睡得這麼熟...應該不會察覺。在幹完那票人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拿把槍舉在他頭上要他親口向我道歉,或者是學狗叫之類的惡劣玩笑手法應該也不賴才是!
......終於到了第二十八梯,看來,該是我上戰場的時候!


0.7

  怎麼會想起以前的事呢?事情都過了五年,判決這才下來,對那些家屬來說該是遲來的正義呢,還是難掩的悲傷?
我沒有多大的心力去反省,在這監獄裡。我有的只是當時的後悔,後悔怎麼沒將那個誤人子弟的班導師斃了。小惠同我說過現在不該繼續抱持著這種想法,但是我真 的是打從心底恨他。很多事情都是由小爭執累積而成的,他不是個負責任的班導師,他自傲、自大,從沒有關心過班上的狀況。只有在班上出了些事情才會趁機數落 一番,表現得似乎很關心我們似的,但我們都知道其實根本就沒有。
即使高中是讓我們學會獨立自治,但就連最基本的關心都沒有,有時候甚至一整天都找不到他的人,他並沒有進到他應盡的職責,在我看來。
他也總是吹噓著自己的偉大、吹噓著自己的受人尊敬,但實際上卻是什麼都要過問上層的人,深怕一個不小心便得罪了誰,膽小至極!
  沖洗著身上的泡沫,我想準備早點回到「寢室」休息,等待晚餐時間(早上的勞動服務時間已經讓我的身子疲憊不堪)。這時,一雙寬大的手掌摸上我的腰間,「是5981」--我的當下反應。
『想幹麻?』毫不客氣的,我拉起身旁的毛巾,試圖想圍住下身「不是剩下七天?吶,讓我再回味一下當時的感覺吧?嗯?」不要臉的,那雙大手直撲我的臀部,我便轉身給他一個巴掌。啪!那響亮的聲音傳遍了整間浴室。
  「幹!別太過分了你!」5981氣憤的對我吼著,濕悶的霧氣在我面前散去,5981那凶狠的臉瞬間清晰了起來。只是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回聲說:『別以為上次讓你得逞了一次就以為嚐到了甜頭想再來一次,你是什麼貨色你自己最清楚。就算剩下七天我也不想讓你幹!幹!』
淋水聲靜了下來,所有的獄友都看向我們這裡。氣氛僵持了兩分鐘,這時坐在椅凳上洗頭,一臉慈祥樣但曾經是江湖上幫派屬一屬二的大老的年長獄友3179打破 了沉默:「5981,算了吧。6874是怎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況且...你那每個人都想沾一點的花蝴蝶行為已經讓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就別再繼續煩 6874了。」轉頭,他的眼神就這麼直挺挺的看著5981。「我警告你。」撂下最後一句話,他拿起自己的洗臉盆沖著滿頭泡沫,一臉慈祥樣。
5981吞了口口水,想反駁的話都卡在喉邊,說不出口。
  「喀拉」,浴室的門打開,掃除歐巴桑帶著拖把走進來當著眾人的面將我帶了出去。留下滿是錯愕的其他獄友以及憤怒的5981。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