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支持民族主義
轉載自:台灣論壇KUSO小說版

------------------------------------------------
隔天在學校,湘請假了。朋友問我只說跟湘吵架,沒有什麼大礙,不過小狗在離開我們的那一瞬間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壓力。我只覺得一切太快了,就算距事發已經將近20小時了,可一切無法抹滅掉的影像仍心有餘悸……

「喂?」
「吳阿姨嗎?我要找小湘。」我緩緩地吐出這幾個字
「哦?請問哪裡找?」
「我是他同班同學,說阿倫就知道了。」
「筠湘!電話,一個叫阿倫的男同學找妳的!」阿姨大喊

然後我聽到「嘣嘣嘣」衝下樓梯的聲音,還有「匡踉」的跌倒聲及哀嚎聲。
約莫過了兩分鐘,
「……喂?阿倫?還在嗎?」湘微弱的聲音從聽筒傳來
「在啊!妳跌倒了?還好吧!」我趕緊問
「……還好,只是腳扭到有點行動不便,還不習慣……」湘口中說著,
同時話筒對面傳來阿姨「腳抬高一點,要擦優碘了。」的聲音,接著又是淒厲的哀嚎。
等到終於安靜一點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可以開口了。不過……
「喂?湘?」我好像聽到哭聲
「阿倫……傷口好痛……」湘哭哭啼啼說著
「好,不痛,不要哭了,真的有這麼痛嗎?妳怎麼摔的?」
「其實是因為,狗狗……嗚……」湘哭得更大聲了
「對不起,我當初應該把牠顧好的……」我低聲說著
「……是我的錯啦!都是我的錯啦……!是我硬要把牠帶回來養的……」
「現在難過也沒辦法挽回了,何況他在學校也不能一直待著啊!」
「……嗚……那……你打來有什麼事情……?」湘還是哭個不停
「我要跟你說……舍監退休了,就剛好在今天早上。」
說 到這件事情,內心又是一陣心酸,因為我瞞著他,舍監到現在依然認為小狗在湘家裡過得很好,他告訴我……如果需要狗食他會買的。男兒有淚不輕彈,我硬是吞下 那顆又重又苦的淚水。我不奢求在痛苦的時候有訴苦的對象,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分擔我自私地逃避,逃避去承受這些事實。

湘哭得更大聲了,阿姨一直在旁邊問怎麼了,聽筒中只聽到湘一直說著「沒什麼」。湘也在獨自一人承受這些痛苦。

獨自一人?不禁讓我想起一件事情。
「湘,湘?」我問
「……嗯?」
「項圈後面那個是?」
「那就代表我接受……接受你……」湘說話還是有點哽咽
「嗯,既然妳接受我了,那麼我們一起分擔這些事情,別哭了……」
「好……那……阿邦錢夠嗎?」
「有一家的火葬兩千,阿邦說他可以墊一千。」
為了這一千,阿邦之後持續打工了很久,當時7-11每小時七十元,阿邦可是足足打工了好久才存到一千元,而他居然願意為了小狗這樣努力地付出。
「那我……付五百好了,你付五百好嗎?」湘問
「嗯,就這樣子定了。」

掛下電話的瞬間,我試圖回想整通電話下來要下的結論是什麼。一直哭著說要分擔的阿亮到最後還是沒有收到他半毛錢,明明連一百元都付不起,還因為這樣硬塞給我 七十元不知道意義何在啊……不對!湘說她……接受我了?所以我……是她男朋友了?嗯……不過實在高興不起來,我想還是先把靠北的事情辦妥了,等心悸散退再 慶祝吧。靠北……這特別的名字……我真的好想你。

---------------------------------

「靠!朋友都這樣當的啊!我也……我也想幫狗狗啊……嗚……」

這位哭泣的少年是阿亮,頂著一頭染毛還哭得跟小女孩一樣,實在非常不協調,他已經從事發當天吵到現在了,只堅持要分擔火葬小狗的錢。但事實上我們就可以解決了啊!最後他硬塞給我了七十元。

「拿去啦!」阿亮塞了錢,深深擁抱著我,人轉頭就跑
「欸欸欸!你要去哪啊?阿亮!」我的聲音好像跟不上他的速度,手中的金色的五十元,還有兩枚銀色的十元,在外面自給自足的他,也是花了很多的心力才湊到這些多餘的錢吧?
唉,我想,靠北的死也帶給他不小的打擊……

「幹!」我回頭看肩膀西裝外套上還有一絲鼻涕

隔天,狗狗按照安排時間火葬了。

我們當天並沒有特別掛念著靠北,不知道為什麼,失去寵物的當下不會有太大的感觸。但是隔了兩天,甚至是隔天,牠的蹤影就會開始浮現在日常的每一瞬,好像牠還在奔跑著一般……但這也是傷痛後勁最強的時候。

「乾杯!」事情隔了三個多月,大家已經走出傷痛了。

阿 亮、阿邦、湘與我,在學校的餐廳舉著飲料的罐子,雖然沒有說出來乾杯的原因,但是大家在心中已經都在偷偷慶祝我跟湘交往滿一百天了。當然學生時代的談戀愛 也不能算是什麼情侶……但是在我們心中,已經是了。我一直認為,任何一段戀情都會紀錄在我們心中的帳本,即使是學生時代的小小情侶。

大家慶祝會結束後,打算一起去狗屋那邊逛逛,順便懷念一下靠北,沒想到讓人不敢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天啊!樹下的狗屋怎麼不見了?不是這棵樹嗎?」阿邦大吼著。

但是,的確是這棵樹沒錯。

大家都安靜下來了,開始陷入一陣沉默。

「狗屋?原來那個是狗屋!我們工程組早就拆掉了啊!」一個男生的聲音從後方傳出

這是工程組的小胖,自從阿邦退出校園工程組之後就由小胖轉任學生會工程組長。其實我跟他不是很熟,但是我知道他人還不差,只是對於份內的事情有一份很強烈的執著,常常讓很多人都受不了。

這狗屋的事情大家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他發現違規建築之後就立刻主導拆除工作。

「幹!你這死胖子!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狗屋?」阿亮立刻揪起小胖的衣領,其實小胖是無辜的。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出現奇怪的建築我們工程組就負責拆除啊!」小胖趕緊解釋
「狗屋是我建的。」阿邦在驚訝後,冷冷地說出這六個字,似乎連他也不諒解小胖。
「組長你……到底為什麼要建?那到底是什麼狗屋?」小胖衣領還是被阿亮揪著
「阿亮!你頭髮染回來了,怎麼個性還是沒變!快把小胖放下來啦!」湘也說著

小胖被放下來後,來不及整理衣領就跪下來對著阿邦賠罪。我們都知道學生會工程組的學弟學長階層十分分明,小胖當初就是個熱愛工程組的組員,所以對工程天才的阿邦也有相當程度的景仰。

「小胖,拆了就拆了,你快起來,這樣很難看。」阿邦語調非常低沉
「阿邦……我想,有我們共存的記憶就好了……」我小聲說著,我怕真正介意的人其實還是阿邦
「對不起……」小胖閉緊眼睛大聲道歉,但是這都不是我們想見到的

「好啦,該道歉的是我,我太衝動了。」阿亮低頭道歉
「事情解決就好了,狗屋拆了也回不來了吧……真的,大家都還記得就好。」湘說著
「阿邦……呢?」我一轉頭

阿邦不見了,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可能躲在隔壁那棵樹下凝視著似是而非的天空。

大家對著原本狗屋的位址沉默了大約一分鐘,就開始回各自的路。當我走過隔壁棵樹的時候,我用眼尾餘光卻沒看見阿邦在那兒。

湘在門口等我,我上去宿舍把東西準備準備,就要回家了。而當我上樓的時候,我看見阿邦坐在樓梯間哭泣。這是我見過最沉痛的場面,阿邦這樣鐵錚錚的男生,卻在這邊掉著眼淚,被渲染了這樣氣氛的我也轉頭用袖子逝去了對狗屋掩藏已久的淚珠。

「阿……阿邦。」我輕呼了阿邦的名字,阿邦知道我在叫他,他裝作沒聽見一般先把眼淚擦乾,等待我叫第二次的時候才打算應聲。

這就是阿邦。

「阿邦?」我叫了第二聲
「嗯?」不愧是阿邦,很鎮定的聲音不帶有一絲的哽咽。
「我要準備回家了,快晚上了,你也回去吧?」我刻意不問阿邦為何在這,我想他心裡也有數我看到了剛才的畫面。但是同樣是男生,我懂得保護他,也保護當時脆弱的自己。

「喂,阿倫。」
「嗯?阿邦還有什麼事情嗎?」
「這樣……這樣下去不行,我想我要好好開始拼大學了。」
「嗯……加油,我也開始拼大學了。」

當我走出宿舍信樓的時候,我看到一邊掉淚一邊講手機的湘。

「倫!」湘轉頭一看到我,馬上掛上電話
「湘?怎麼了嗎?」
「我……我要搬家……你能跟我一起走,對吧?」湘擦擦眼淚,但卻還是流個不停
「搬……搬去哪呢?」明知道我哪都不能去。
「嘉義……」湘那大顆的淚珠依然不停落下

結束了?這樣的日子,究竟還要起伏到什麼時候?我很累了,真的。當身邊的人不再有當初與我同行的鬥志,我才了解原來我自己是孤單的。

我 們四個人──應該說是六個,藉由一隻小狗,重新聯繫在一起的緣分是難以被取代的,但是等到我們走向不同的未來,最後又像是崩壞核心的完美一樣收場。或許跟 小狗靠北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大家相距在一起的時間也只有在這學期,而在這學期後,大家恐怕又走向了不同的光明吧?

過了半年後,我也成為了住宿生中最大的學長。某日雨夜,當我走過了學校門口的7-11,一隻很像靠北的小小狗,站在旁邊發著抖……我看著牠

而牠,也看著我。

                              【全完】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