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支持民族主義
轉載自:台灣論壇KUSO小說版

--------------------------------

「剛剛是誰在這邊打架的?通通給我過來!」
訓導主任出現了,不知道是誰看到之後通風報信,這種爭風吃醋打架的事情通常弄到最後處分都蠻嚴重的…何況學長是校外人,跟校外人打架罪更加一等……我們幾個都不知怎麼辦才好……但是就在這時候,學長指著我。

「我剛剛打了這個人一拳,但是這是一場誤會。」學長眼神堅定地開口
「我剛剛嗆他,但是也是誤會一場。」阿邦看著學長
「所以你被打了?」主任往我臉這邊看一下,看我帥嗎?並不是,好像想找找看拳傷在哪
「沒,其實也只是被拳頭擦到而已,我閃過了。」我擦擦汗
「那你們兩呢?」主任轉頭過去看湘跟阿亮
「我……我是……原本一個經過的同學。」湘緩緩開口,也許他害怕提出婷的名字會把婷捲進去。
「我也只是在旁邊吃滷肉飯而已,打得有夠激烈。」阿亮眼神往旁邊分散

「那好,這個校外的嗆人的兩個跟我來訓導處解釋什麼誤會。」

主任把他們帶走了,我們也準備散了,待在這種氣氛下論誰都不能承受。
話才剛說完,主任又退後幾步轉頭過來了。

「那個阿亮你過來一下,關於你染髮的事情也需要談談。」主任微笑招招手
「幹……衰小……」阿亮也走了

剩下我跟湘兩人,可是現在不是上課時間,要我去也不知道要去哪,先回宿舍吧。

陽光照射下的操場,繁盛清涼的樹蔭格外顯眼,湘先走,而我決定在這休息。站在一樣熟悉的樹下,我感覺格外的沉重,我們大家之間的關係其實不複雜吧,卻因為一份單純的感情弄成這樣,我從來沒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錯。
雙腿打開蹲坐在樹根上,真想讓樹蔭的溫度澆熄掉我心中的煩躁。雙手撫著滿是汗的臉,真希望在手掌的黑暗中理解些什麼,來分散這種痛苦。也許不該叫學長找婷,也許不該讓阿邦跟婷在一起……

「靠北……事情怎麼會這樣……」我小聲滴咕出心裡話

「汪!汪汪!」

突然一隻小狗向我飛奔而來,鬼嘯似的急速在沙土上奔馳,形同鑽子的狗頭好似看到木頭般瘋狂地衝刺。

「啊啊!是靠北!是靠北!我好想你啊!」

……
當我回過神來,我發現我張開腿的下盤好像就是那塊要被鑽的木頭。

「幹!靠北!不要!不要!不要過來啊!」我大聲喊

砰!

噢,我覺得好像有點痛……

--------------



不!根本就是非常痛!

「啊啊!啊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男性撞到下盤的呻吟不是一般狀況可以形容,我的雙手向下伸直整個人橫倒在地上不停地扭動雙腿,就像是少了一個輪胎還暴衝的四驅車一樣原地快速旋轉。

眼冒金星中我看到湘的臉。

「天啊!阿倫你還好吧!」湘迅速衝過來把靠北抱走
「靠……靠北怎麼……在這裡……?」我努力震動自己無力的聲帶問
「我剛剛只是想帶他來看看你,居然……天啊……!」湘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靠……靠北……」我已經不知道是在叫狗還是在罵髒話了
「汪!」靠北回了一聲

過了五分鐘,我終於努力坐了起來。

「阿倫你等等去我家看看靠北的狗屋好不好?」湘問
「嗯,我等等也沒事。」我回
「我要去幫教務處送資料,等等我要回去我打個手機通知你哦!」湘笑了
「那我先去訓導處看看阿邦跟學長他們怎麼樣了。」我說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改不改?」遠遠地就聽到主任罵人的聲音
我走近一點看,到底是要學長還是阿邦改?
「唔……好……我明天就去染回來……」

咦,好像不是阿邦也不是學長的聲音,他們倆不見人影了啊?大概是走了吧?
那算了,到處找找看他們在哪……

走了兩步

仔細一想,剛剛裡面那個人好像用求助的眼神看我?再仔細一想,剛剛那個人好像是阿亮?算了,不管他啦。

走到忠樓,我看到坐在走廊邊的阿邦。

「事情怎麼樣了?」我問
「沒怎樣,和解了婷還是要走,也沒差了。」阿邦黯淡地說
「呃……」我無言以對
「對了,你走路為什麼外八外八?」阿邦抬頭問
「那那個啊……我我我先去找學長了!」

我快速跑去,誰敢說自己是被狗撞到下盤啊……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