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支持民族主義
轉載自:台灣論壇KUSO小說版

--------------------------------------------

冬春交際的早晨,冬雪未融(哪來的冬雪?),一切還在公雞鳴叫之前,腦袋想著我現在在哪裡?帶有一絲不滿足的表情起床,伸了一個不甘心的懶腰過後,拿了一副不便宜的眼鏡戴上,我惺忪的睡眼張開了。

媽的!到底是誰放新式健康操的音樂把我吵起來的啊!

「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
這個聲音既熟悉又討人厭,有點煩但是又不能抗拒,帶有一點台客的口音卻又不像五佰來得帥氣。
這傢伙我應該認識吧?而且我曾經跟他很熟。

「學長!」

我確定就是他!陳賢哲!我大叫一聲馬上坐起床,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七分熟的面孔。
看到他好想流淚,但是並不是因為傷心,更不是喜極而泣……只是不懂為什麼讓我吃那麼多苦。
看到他好想學學連續劇的女主角捶他的胸,但是並不是輕捶,而是墊著電話簿用榔頭猛幹。

「你怎麼回來了?」內心激昂澎湃的我還是勉強擠出這句話。
「狗狗呢?」學長問

幹……回來第一個就狗……我連一隻搖尾巴的四足動物都不足嗎……嗚……

「狗在舍監那邊。」
「啊!被抓了?那我的高樹瑪麗亞不就白白犧牲了!」學長狠瞪著我
「嗯,以某些層面來說是被抓了……可是舍監願意讓我們一起養。」
「那個死老頭?為什麼啊?」他眼睛睜得很大
「他說學期末了,可是現在新學期都開始了,我看他也慢慢喜歡靠北吧。」
「靠北?哈哈你越來越帶種了!」學長以為我在罵舍監吧
「不是,狗的名字叫靠北。」
「幹你墓仔缽喔!你們怎麼給他取那麼難聽的名字啊?」
「靠北!都你在那邊靠北靠北叫他才會以為他名字叫靠北啦!」
(和尚端湯上塔塔滑湯灑湯燙塔……)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面要OS這句,可能剛剛說的很像繞口令吧。

「是這樣喔?好啦,那我先去找阿邦了。」
馬上又把靠北的事情丟在一邊,我真的好想屑爆他…

*屑:注音為[ㄙㄟˋ]←解釋用,意思就是手指併攏往後腦杓拍下去的動作。

「學長,那你什麼時候要走?」
「我還在跑路,只是幫家裡回來看看住家的情況,很快就走了。」
「嗯,知道了。」

爬起來,刷牙洗臉梳頭理毛拉屎,準備好書包往校園移動的時候……
……我不得不說
「果真是在跑路。」
我看到好幾個穿黑西裝的流氓在學校晃來晃去,該不會真的是抓學長的吧?

------------

「喂」一個低沉的聲音叫住我
轉頭過去,是一個光頭,戴著墨鏡穿著黑西裝只差臉上沒有刀疤!
一看就知道是來抓人的正港黑道討債集團。
「你認不認識…陳腎哲?」

我快要笑死了,陳"腎"哲是誰…

「你認識就快說,我不喜歡別人跟我盧以及跟我說謊。」低沉男人說話
「陳腎哲?我不認識…」
我沒說謊啊,我只認是陳賢哲不認識陳腎哲…

「你是說陳賢哲吧?我認識他。」
是婷。

「嗯嗯,對!你好,請問你可以告訴我他在哪裡嗎?」男人說
「他現在應該在科學大樓四樓鬼混。」婷緩緩說
「了解,謝謝。」男人轉頭就走
我眼睛睜得可大了
「第一,你居然敢跟這男人說話,第二,你的說謊功夫真強!」我拍拍手
「什麼說謊?我沒有騙他啊!」

婷看著我
我看著婷

「話說你怎麼認識陳賢哲?」我問
「他……是我前男友。」這句話從婷的口中說出
在我腦中一直不停迴響

為什麼會迴響呢?因為我對婷的眼光感到詞窮,還有我一直以為學長沒有女朋友是錯的。
不管是哪樣,對我而言都是很大的打擊。算了,何必想那麼多呢?驚訝也驚訝過了不是嗎?

「你覺得他是怎麼樣的人?你們又為什麼要分開?」我好奇地問
「啊……這個故事好久遠,我們先去餐廳吧!慢慢聊。」婷說
「嗯,我們走吧。」

咦?我們是不是忘了什麼?
     ……
【完了!!!】

我們倆同時回頭目光朝向那棟建築物。

「嗚阿!放開我!我身上沒有錢啊!」
一個微弱又悽慘的聲音從四樓傳過來。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