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支持民族主義
轉載自:台灣論壇KUSO小說版
------------------------------------------------
「這就是你說的狗吧?」舍監用那外省腔說著
「是的……。」
我既然敢養他,就不會不敢承認他是我的狗!
我們一起幫你築過水泥屋、我的手機被你踢到床底、阿邦坐到屎……
即使畢業了,大家一起構成的友情網也帶不走的!

「老頭!你在幹啥!」一個聲音大叫
「阿邦!」我轉頭過去
看到一個背著月光的影子正在喘氣,看起來跑得很趕,
手指著舍監或者是舍監胸前的狗,這人是阿邦。

「學校可以養狗嗎?」舍監問
「我是跟他一起養的,你要處罰就連帶我一起。」阿邦低頭說
「阿邦,你怎麼……」
「笨蛋……大笨蛋……!我們大家都是朋友啊!怎麼可以自己承擔呢!」阿邦微微笑
「……幹你娘,你以為你是日本動畫男主角喔…」我受不了罵了出來
「……操……。」阿邦說

「兩個,跟俺來舍監休息室一下。」舍監手一揮,就抱著靠北轉身離去
「喔。」
我們兩個心不甘情不願地尾隨他而去,沒看錯的話阿邦還對他比了中指。

「俺問你,學校能不能養狗?」
舍監問了這個問題,很像是那種老闆被踢出公司回去卻發現自己看不起的職員已經坐上董事長的椅子緩緩地轉過來那種氣勢。
「我真的很想問他那舍監休息室能不能看A片。」阿邦小聲說
「你少說兩句啦!現在這情況是我們錯。」我趕快對很容易衝動的阿邦說

「不能養。」我回答
「那你們要怎麼跟俺交代這隻狗?」舍監問

雖然有點對不起學長,但是我只好把所有的實情都說了出來。
心裡面還是有所不甘,居然還是撐不住這個禮拜五……
舍監聽完之後,我們已經準備好領檢討表了,雖然養狗很誇張……但是我想也是一大壯舉吧。
只要對得起自己良心就好了,看著靠北,我只能說我也盡力了。

-----------

「學期末了,俺讓你們養。」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那一瞬間還在想舍監是不是老番癲了!
我跟阿邦不可置信地對看,接著目光馬上轉移到舍監性感(噁)的嘴唇上,因為他好像還想說什麼。
「但是平時宿舍清潔時間得寄養在俺這。」
「為什麼?」我問
「宿舍的清潔人員是越傭,他也不知道怕不怕狗啥的,讓他看到狗一定會大叫啊啥的。」
「好吧!看不出來老頭你還真有人性啊!」阿邦點點頭
「對啦!俺忘了,這隻狗叫啥的?」舍監問

「靠北」我因為習慣所以就說出來了

「他奶的熊!俺去打松滬到現在都還沒被人給罵過呀!」舍監氣到臉都紅了
「舍監舍監我不是在罵你啊!」
我敲敲自己頭,自己居然在剛剛說明一切的時候忘了跟他說狗狗名字的由來…

經過了一番說明,
「唉呀,那個陳賢哲真不是個東西!」舍監偷罵被我聽到
「我也不想這樣叫他啊!可是換其他名字他就是沒有反應!」我嘆口氣
「你們兩個快回去唄!很晚了。」舍監擺擺手
「老頭晚安。」阿邦揮揮手

剛進來的時候,以為他是一個老軍人,很兇的樣子……
可是某天晚上去找他問他備份鑰匙的事情,忽然發現裡面有吟哦聲!
結果仔細偷窺,果然如我們想得一樣……
從此以後他在我們心中就是『看成人片裝權威的色老頭』,
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們跟舍監更近了。


創作者介紹

Be Happy

白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